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416.蹦蹦跳跳的小花(1/2)
盛宠之将门嫡妃有声小说,在线收听!
  “若我不应呢?”闻雅眸如寒冰。

  端木尹取走闻雅面前半凉的茶水,倒进一个木碗中,又沏了一杯热茶,放回来,答非所问:“雅夫人尝尝,这茶不错。”

  “不要叫我雅夫人!”闻雅冷声说。

  端木尹微微摇头,似笑非笑,“洛黎是个不错的人,你眼光很好。素闻你们伉俪情深,想来就算洛黎得知你的过往,依旧会对你忠贞不二。”

  “你以为我怕这个?”闻雅冷哼。

  端木尹笑意加深,“你当然不怕。男人对你而言,从来都不过是工具,是垫脚石。虞璘如此,墨凤琉如此,南宫御也如是,洛黎大抵也不会是例外?这一点,只你心里最清楚。不过……你的儿子南宫珩,想必很期待与你‘团聚’。他原本该是你最亲的人,却也是这世上当今最恨你的人吧?我不介意为他引路,让他早日与你相见。”

  闻雅面沉如水,“你为何要杀叶家姐弟?”

  “我不需要跟你解释。”端木尹说。

  闻雅再次沉默,片刻之后说:“好,我可以帮你杀人,条件是,今夜我要带走我的女儿,以及你从我手中抢走的宋清羽。”

  “待你送来三颗首级,三个孩子,我会将宋清羽交还给你。”端木尹说,“你的女儿可以跟你回去,但需要你用一个人来换。”

  闻雅眸光一凝,“什么人?”

  “楚明泽。”端木尹缓缓地说了三个字。

  闻雅再次确定,她先前的一举一动,都在端木尹的眼皮子底下,而她自以为行事隐秘,但端木尹可以轻易毁掉她苦心经营的一切!她绝不允许这样的结果出现!

  闻雅走出端木尹的书房,微凉的夜风拂面而来,吹不散她眉宇之间的阴郁。

  不过见到洛黎时,闻雅又恢复了先前温柔如水的模样。

  洛黎紧张洛蘅的下落,闻雅叹气说洛蘅因一时冲动做错事才会被端木尹扣留在圣岛。他们先回去,她将会带着让端木尹满意的礼物,再来接洛蘅回家。

  洛黎生怒,要去找端木尹理论,被闻雅劝住,夫妻俩一起走了。

  “父亲。”端木彦进门,恭敬行礼,脸上的半边面具已摘掉了,并未遮掩微微红肿的嘴角。

  “坐。”端木尹神色淡漠。

  端木彦在端木尹对面落座,接过端木尹递来的茶水,喝了两口,点头赞道,“父亲的茶艺又精进了。”

  “可惜,她怎么都不会喜欢。”端木尹眸光微黯。

  端木彦知道端木尹说的是宁蓁,这话他不敢接。

  “你是不是不解,我为何要单独跟洛黎的夫人谈?”端木尹问。

  端木彦点头,“是,儿子不懂,请父亲解惑。”

  “有些事,说来话长,也是时候告诉你了。”端木尹神色怅惘。

  直到天色将明时分,端木彦才回到他的房间。坐在床边,毫无困意,梳理了一下这一夜从端木尹那里得到信息,对他是个不小的冲击。

  端木尹和宁蓁的过往,端木彦其实不感兴趣。说到底,端木尹口中的一面之词,都是他自以为的。

  宁蓁和叶晟,端木彦其实也不太在意。宁蓁已落入端木尹手中,叶晟失忆,如行尸走肉一般。

  真正引起端木彦注意的,是叶晟宁蓁的三个孩子,以及那位洛夫人闻雅。

  “南宫珩,他就是你心里的那个人吧……”端木彦眸光闪烁,“他是闻雅的儿子,娶了宁蓁的女儿,事情还真是超出想象的有趣呢。”

  端木彦在端木尹的庇护下一直顺风顺水,从未走出这方天地,当下突然很想到宋清羽出生长大的地方去看看……

  至于端木尹离开这段日子,端木彦和宋清羽之间的事,端木彦不说,端木尹不会知道。看守禁地的长老也不会主动“出卖”端木彦。

  宋清羽因“蛊王体”的身份被闻雅所抓,但端木尹断言,宋清羽并非真正的蛊王体。是否存在蛊王体,若有,是何人,端木尹没说,但端木彦怀疑他是知道的。

  对于端木尹要求闻雅去杀叶家三姐弟的行为,端木彦认真思忖过,并不认为端木尹的真正目的是杀掉宁蓁为叶晟生的孩子,若是如此,很多年前端木尹就可以做到。

  固然存在他对宁蓁的誓言,不可亲自动手,但借刀杀人这种事,也简单得很,并非只能等到如今,等闻雅出手。

  因此,端木彦认为,端木尹此举,不过是想利用闻雅,绊住叶家姐弟找来这里的脚步。

  闻雅跟叶翎一派没有任何合作的可能,但端木彦认为闻雅有出卖端木尹的可能,譬如,秘密告知叶翎一派端木尹所在,指路他们来对付端木尹。

  但端木尹对此似乎并不担心。

  端木彦很快就想到,端木尹说过,若宁蓁的孩子越界,他便不必再遵守誓言。

  如此,不管叶翎一派被闻雅拦住,或来到这边,结果都在端木尹的掌控之中。他知道早晚宁蓁的儿女会出现,而逼闻雅入局,不过是端木尹控制一切的手段罢了。

  翌日,端木尹派人前去曾收到过喜帖的家族送礼致歉,言称圣女身体抱恙,婚事无限期延后。

  端木彦知道,他大抵是不可能跟祁妙成亲了,说实话,单这个结果,如他所愿。

  端木尹命端木彦为洛蘅解毒,等闻雅来换人。

  洛蘅时隔多日终于清醒,许久才回神,看向端木彦的眼神冰冷到了极点。

  “不必那样看我,你自己做了什么心里清楚。”端木彦曾对洛蘅的热络如今丝毫不见,笑意不达眼底,“那天夜里的事,你那错漏百出的计划,被祁妙利用,成功逃走。若不是我父亲慧眼如炬,你不日就会以祁妙的身份嫁给我。”

  洛蘅面色愈发阴沉,端木彦轻哼,“是你蠢笨,怪不得别人。等着吧,过些日子,你娘会来接你的。”

  端木彦话落,转身就走。

  洛蘅神色一变再变,在端木彦即将出门的时候,突然开口问:“宋清羽没事吧?”

  端木彦眸光倏然幽深,缓缓地转头,看向洛蘅,“宋清羽?你是因为带回蛊王体的任务?抑或是,看上他了?”

  问出来的时候,端木彦心中已有答案。

  洛蘅冷声说:“跟你无干!”

  这就是肯定了端木彦的猜测。

  端木彦声音低沉地笑起来,又转身回来,打算跟洛蘅好好聊聊。

  “你喜欢他什么?因为他的容貌气质?”

  “是一见钟情吗?他可知道你看上他了?”

  “你娘知道你对宋清羽生了私情吗?”

  “你愿意为他做什么?”

  ……

  端木彦的问题,洛蘅一个字都没有回答,闭着眼睛,沉默不语,仿若没听见。

  端木彦离开时,唇角一抹冷笑一闪而逝。宋清羽,是他的!至于那个南宫珩,他会尽力,绝对不会再给他们相见的机会。

  祁妙有些失望。

  她已经过了宋清羽所说的南宫珩和叶翎可能在的区域,一路上并未碰上任何人。再往前,半月之后将能抵达秦国上岸。

  祁妙没有停留找人,继续全速赶路,往秦国的方向去。她的重要任务之一是报信,不能耽搁时间。

  “老叶,我好饿。”

  “小花,我也是。”

  南宫珩看着摇摇欲坠的破草船,感觉心好累。走了许久,连个人影都不见,他深深怀疑这方向有问题,但若是折返回去,这船又支撑不了多久,更不明智,只能继续往前。

  又熬过一个饥肠辘辘的夜晚,南宫珩睁开眼,神色一喜,“老叶快看,前面有个岛!”

  叶晟踹了南宫珩一脚,“我能看见,你信吗?”

  南宫珩捂着胸口站了起来,没骨头一样靠在叶晟身上,“老叶,你踹我多少回,我都记着呢,等见到小叶子,我要告你的状。”

  “小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