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164章 绝无仅有(1/2)
萌宝甜妻,冰山总裁宠上天有声小说,在线收听!
  俞团团仍未从晕眩中恢复过来,粉若桃花的小脸,迷离柔媚的眉眼,竟无以伦比的娇美妩媚,风云烈心中一荡,连忙大手一捧,将她的小脑袋埋进自己怀里。

  低下头,深深嗅着她身体发肤里软软透出的奶香味,心里柔软得不行,抱着她实在不愿松手,真想就这样过尽一生。

  良久,他才在她耳边轻声说道:“我有事要去C市,两天后回来。”

  俞团团偎在他温暖的怀中,神思也已恢复清明,迷恋般地听着他沉缓的心跳,也不愿放开,听到他这样一说,心中竟生不舍,虽然自己打算夜不归宿几天,可是知道他要远离,尽管只是两天,却也莫名的失落,不愿他离开。

  “你……”她偎在他怀中,终究说不出阻止的话来,只能低低呢喃,“你也要好好照顾自己。”

  风云烈心中蓦地一动,将她从怀中轻轻扶起,有些无法相信地凝视着她。

  这是她第一次对他表示关心,第一次在话语里淡淡地流露出了不舍,这是不是意味着她已经……风云烈心中渐渐又激荡起来,胸腔里都忽然一热,忍不住便再次俯头下去。

  俞团团一愣,心跳顿时犹如擂鼓,经不起这样一而再地撩拨,羞得埋着头想要躲开,小下巴却被那玉琢般的手指捉住,被迫地仰起小脸,雪松般的冷香顷刻便扑面而来,微肿又微烫的唇瓣上犹如覆上两片凉玉,一触即化般,与她的融为了一体。

  手机铃声突然响起,吓了俞团团老大一跳,风云烈感觉到怀里柔软纤细的身子明显一颤一僵,无尽缱绻旖旎顿时凝在了唇边,心里一声无奈轻叹,只得放开那蜜甜如饴般的娇润唇瓣。

  骤然而起的手机铃声,让俞团团觉得就像是被人撞见了眼前害羞的小秘密,顿时小脸爆红,羞窘得不知该如何面对眼前的男人,接电话也不是,不接电话也不是,只得在一遍遍的铃声里,推开风云烈,抱着那个保温盒落荒而逃。

  跑出了很远,都觉得身后那道熟悉的目光像是不舍得放开她,牢牢牵挂着她,让她心跳得厉害,小脸上的红潮始终不褪,她跑不动了,干脆往一株大榕树后一躲,靠在树干上喘个不停。

  好半天,她才终于平静下来,小心翼翼地从大树后探出头去,那么远的距离,其实这里根本就看不清校门外的情形,更何况因为她的要求,风云烈的车每次停在校门附近的僻静处,从这里望过去也根本就看不到,可她就是感觉到他已经离开了,心里忽然就涌起一阵淡淡的失落。

  怀里还抱着那个保温盒,沉沉的,像是装满了沉沉的心意,这个,其实是他要求祁伯做的吧,当然,不是说祁伯就不关心她,只是她已经很清楚地知道,在这个家里,最关心她的那个人是谁。

  低下头看着怀里的保温盒,忽然心生一丝愧疚与矛盾,为目前这样不得已的隐瞒和谎言,如果他知道了,会很生气吧,她真的……不知该怎么面对他了。

  ……

  云澈从球场出来,一手托着一只篮球,另一只手抬起,用胳膊随意抹去额头上的汗珠,那张俊美的容颜,没有因剧烈运动过后而现出疲惫,反而更加神采奕奕,每一颗汗珠,都闪耀着蓬勃又明亮的光芒。

  虽然天色已暮,但他还是选了一条僻静的小路返回公寓,不愿被那些三三两两的女生惊艳围观。

  默默叹了口气,扯了扯汗透了的运动衣,一会儿回去还得自己洗衣服,晚饭也没着落,全都得自己想办法。

  心里忽然一阵不爽,就因为那女孩这段时间都要住校,所以他也被某人赶到学校里住,尽管明知监控无死角是不可能的,某人还是要求在她经常出没的几个地方装上隐秘的摄像头,搞得他这几天都在忙这个。

  从小树林里钻出来,一拐弯就是教师公寓,潘教授当时为了让云澈留校,专门为他申请了一间公寓,只可惜还是没留住他,但这间公寓却一直为他留着。

  他脚下一转,刚要往公寓走去,却忽然顿住,回过身来,望向不远处一株大槐树下站着的一个男生。

  图书馆的那件事一直没有查清,对云澈来说始终有些耿耿于怀,明明感觉就是业余作案手法,可他这个极其擅长勘察与追踪的人,却直到现在也没能查出凶手是谁,心里多少都有些挫败感。

  现在看到陈铁良远远站在那里,似乎是在等什么人,云澈一贯的敏感与直觉,让他不愿放过一点点的蛛丝马迹。

  这个陈铁良当时是他圈定的几个嫌疑人之一,虽经反复调查,没发现任何可疑之处,但在没查明真相之前,云澈还是不会放松对他的怀疑。

  思索间,远远看见另一个男生从旁边的教学楼方向小步跑了过来,一边小跑,一边回应着陈铁良的催促:“来了,来了,别催别催,我这已经是最快速度了。”

  “不是我催你,胖子打了几个电话来了,问我们怎么还没到,他点的菜已经上桌,都快放凉了。”陈铁良举了举手中的手机,有些无奈道。

  “我说胖子怎么就喜欢那家烧烤?”那男生已跑近,和陈铁良一起匆匆往校外方向走,“昨晚才去吃了的,今晚又去,我真服他了。”

  “学校附近的烧烤店,也就那家味道不错,胖子爱吃烤肉,你又不是不知道。”

  陈铁良笑着说道,走得匆匆,却没注意到身后不远不近地走着一人,掂着篮球似是要去球场,脚步懒散,漫不经心,却一直跟他们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,刚好能听清他们的对话,却又不容易被他们发现。

  “先说好啊,今晚不能再喝那么多了,也不能再耽误太多时间,”那男生说道,“我还有作业没完成,今天教授临时布置的,明天一早得交,今晚不能再奉陪了。”

  陈铁良拍了拍那男生的肩膀:“行,实在不行你先回,我陪胖子多喝一会儿就是。”

  那男生一笑,想起似的:“哎我说,你们舞蹈系就没作业吗?我看你每晚醉生梦死,简直闲得要让人痛恨了!”

为您推荐

@权门娇妻:九爷情谋已久 . http://www.njwbo.com
本站所有的文章、图片、评论等,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收集自网络,属个人行为,与权门娇妻:九爷情谋已久立场无关。
如果侵犯了您的权利,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在24小时之内进行处理。任何非本站因素导致的法律后果,本站均不负任何责任。